SABCS 2020︱邸立军教授:Tesetaxel与卡培他滨联合应用于HR+转移性乳腺癌,显著改善PFS,期待该方案OS结果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0/12/21 11:30:41  浏览量:11645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编者按:紫杉类药物是乳腺癌患者应用的主要化疗药物之一,但目前临床中应用的紫杉类药物的多为静脉给药,会给患者带来脱发等不良反应,使得部分患者谈“化”色变。在SABCS 2020大会上,CONTESSA研究结果披露,该研究采用新型口服紫杉类药物Tesetaxel与低剂量卡培他滨联合应用,显著改善了HR+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PFS。且该方案为口服给药,可明显减少患者住院和就诊次数,患者治疗依从性良好,期待该方案OS结果。《肿瘤瞭望》特邀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邸立军教授对该研究进行了点评。

研究简介


CONTESSA研究:一项tesetaxel(口服紫杉类药物)联合降低剂量的卡培他滨对比卡培他滨单药治疗紫杉类药物经治的、HR+HER2-的转移性乳腺癌III期临床研究


背景


Tesetaxel是一种新型的、口服的紫杉类药物,具有自己独特的性质,包括:口服给药途径;在人体中具有较长的半衰期(约8天);每3周给药一次的剂量模式;没有超敏反应的发生;对化疗耐药的乳腺癌细胞系具有显著的作用活性。


2018年ASCO大会报道的II期临床研究结果显示,纳入的38例HR+HER2-转移性乳腺癌患者,tesetaxel单药治疗的客观有效率(ORR)为45%,中位PFS为5.4个月。


本次报道的CONTESSA研究旨在评价口服tesetaxel联合降低剂量的卡培他滨的对比卡培他滨单药治疗紫杉类药物经治的、HR+HER2-转移性乳腺癌的疗效和安全性。


方法


CONTESSA是一项多国、多中心、随机III期临床研究。联合治疗组为:tesetaxel(27 mg/m2 ,d1,Q21d),降低剂量的卡培他滨(1,650 mg/m2/天,d1-14,Q21d);单药治疗组为:卡培他滨(2,500 mg/m2/天,d1-14,Q21d)。入组标准:复发转移阶段≤1线化疗,并且(新)辅助治疗阶段曾接受过紫杉类药物治疗的HR+HER2-转移性乳腺癌。主要研究终点:独立影像评审委员会(IRC)评价的PFS。次要研究终点:OS、ORR和疾病控制率。



结果


本研究共纳入685例患者,tesetaxel联合降低剂量卡培他滨治疗组的中位PFS显著延长了2.9个月[9.8个月 vs. 6.9个月;HR=0.716(95% CI: 0.573~0.895);P=0.003]。联合治疗组和卡培他滨单药治疗组ORR分别为57%和41%(P=0.0002)。OS数据尚不成熟。


Tesetaxel联合降低剂量卡培他滨治疗组的毒副反应与之前报道的基本一致。3级以上治疗相关的AE发生在5%的患者中(tesetaxel +卡培他滨 vs.卡培他滨),包括:中性粒细胞减少(71.2% vs. 8.3%);腹泻(13.4% vs. 8.9%);手足综合征(6.8% vs. 12.2%);粒细胞缺乏性发热(12.8% vs. 1.2%);乏力(8.6% vs. 4.5%);低钾血症(8.6% vs. 2.7%);白细胞减少(10.1% vs. 0.9%);和贫血(8.0% vs. 2.1%)。1%的患者引起治疗中断相关的AE(tesetaxel +卡培他滨 vs.卡培他滨),包括:粒细胞减少或粒细胞缺乏性发热(4.2% vs. 1.5%);神经病变(3.6% vs. 0.3%);腹泻(0.9% vs. 1.5%);手足综合征(0.6% vs. 2.1%)。联合治疗组中23.1%的患者曾因毒副反应出现治疗中断,单药治疗组为11.9%。tesetaxel +卡培他滨联合治疗组8.0%患者出现2级的脱发,卡培他滨单药治疗组为0.3%。≥3级神经毒性,联合治疗组为5.9% ,卡培他滨单药治疗组为0.9%。


 

结论


tesetaxel联合降低剂量的卡培他滨的全口服药物的治疗方案,与卡培他滨单药治疗相比,显著改善了PFS。≥3级最常见的毒副反应是中性粒细胞减少。脱发和神经毒性发生率较低。


专家点评


紫杉类药物是乳腺癌主要治疗药物,有效率高,耐受性好,在早、晚期乳腺治疗领域应用广泛。目前临床中应用的紫杉类药物均是静脉制剂,包括紫杉醇、多西他赛、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等。Tesetaxel是一种新型的、口服的紫杉类药物。CONTESSA研究显示,对于既往传统紫杉类药物经治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tesetaxel 联合卡培他滨与卡培他滨相比,能显著延长PFS,提高ORR。本研究纳入的HR+HER2-转移性乳腺癌,既往复发转移阶段≤1线化疗,既往内分泌治疗情况尚无具体报道。内分泌治疗和化疗均是HR+HER2-转移性乳腺癌重要治疗手段,对于内分泌治疗多线治疗失败或疾病进展迅速的HR+HER2-转移性乳腺癌患者,化疗是更好的选择,CONTESSA研究为转移性乳腺癌的化疗,提供新的治疗选择。虽然该III期临床研究仅纳入了HR+HER2-转移性乳腺癌,但化疗也是三阴性乳腺癌和HER2阳性乳腺癌重要治疗手段,相关临床研究目前正在进行中(NCT01221870)。


Tesetaxel +卡培他滨联合治疗治疗效果明显提高,传统紫杉醇类药物常见的影响患者生活质量及依从性毒副反应,如神经毒性和脱发,在tesetaxel的报道中发生率较低,将会改善患者的主观感受。联合组血液学毒性如中性粒细胞减少及粒细胞缺乏性发热较单药卡培他滨增加,但总体发生率不高,毒性可管理。


口服化疗药物使用方便,可以减少患者住院和就诊次数,在疗效相当的情况下,大多数患者更倾向于选择口服化疗。目前临床应用的治疗乳腺癌的口服化疗药物主要是卡培他滨和长春瑞滨口服剂型。Tesetaxel是口服的紫杉类药物,与卡培他滨联合使用方便,疗效优于单纯卡培他滨,毒副反应可管理,不需要静脉输液,可节省医疗资源,为患者提供方便,依从性会更好。


专家简介

邸立军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乳腺内科 主任医师

SFDA新药评审专家,北京市医疗技术事故鉴定专家

北京肿瘤防治研究会乳腺癌分委会候任主委

北京乳腺病防治学会内科专委会副主委

“中国性学会乳腺疾病分会”第一届委员会副主委

北京乳腺病防治学会健康管理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

北京医学会乳腺疾病分会第一届委员会委员

首届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乳腺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国老年学会老年肿瘤专业委员会乳腺癌分委会副主任委员

版面编辑:洪山  责任编辑:卢宇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乳腺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