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肿瘤瞭望>资讯>研究>正文

SIBCS2021丨柳光宇教授:多项重要研究改写治疗格局,HER2阳性乳腺癌用药排兵布阵将继续优化升级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1/11/1 14:32:58  浏览量:14701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第十六届上海国际乳腺癌论坛于2021年10月21~23日在上海召开,《肿瘤瞭望》有幸在会议期间采访了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柳光宇教授,分享有关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新辅助治疗、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后线治疗的研究进展。柳光宇教授表示,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的新辅助治疗,应根据治疗目的和患者情况,选择最恰当的治疗方案,而在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治疗中,T-DXd等抗体偶联药物(ADC)有望改写现有治疗格局。

编者按:第十六届上海国际乳腺癌论坛于2021年10月21~23日在上海召开,《肿瘤瞭望》有幸在会议期间采访了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柳光宇教授,分享有关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新辅助治疗、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后线治疗的研究进展。柳光宇教授表示,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的新辅助治疗,应根据治疗目的和患者情况,选择最恰当的治疗方案,而在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治疗中,T-DXd等抗体偶联药物(ADC)有望改写现有治疗格局。

 
《肿瘤瞭望》:新辅助化疗的出现,极大地提高了患者的pCR率。对于HER2+早期乳腺癌患者来说,临床治疗中,您更倾向于选择哪种双靶化疗方案(TCbHP和THP),依据为何?
 
柳光宇教授:新辅助治疗最早用于局部晚期乳腺癌患者,目前按照今年的指南,局部晚期HER2阳性乳腺癌必须接受新辅助治疗,这部分患者的疾病进展快、预后较差,此外还可能有降期手术/保乳等治疗需求,测试药物敏感性也是新辅助治疗的重要目标。
 
因此对这类患者应优选化疗+双靶向治疗,而且我更倾向于优选双药联合化疗+双靶向的TCbHP等方案,这也来源于一系列临床研究,如TRAIN-2研究,我们中心多年来采用的紫杉醇+卡铂单周方案+双靶向治疗研究,以及对non-pCR患者进行升阶梯治疗的KATHERINE研究等。出于这些考虑,我可能会把新辅助治疗做足,首选6个疗程的TCbHP方案,对non-pCR患者再进行升阶梯治疗,为患者带来最大的治疗获益。
 
当然现在的新辅助治疗,已经不局限于局部晚期患者,在一些可手术的患者当中,出于降期保乳或测试药物敏感性的目的,也会采用新辅助治疗,但对治疗方案国际上仍然争议较大,虽然也可以采用双药化疗+双靶向方案,但单药化疗+双靶向方案也有NeoSphere研究、我国PEONY研究等。这些研究会在辅助治疗阶段补足4个疗程的蒽环类化疗,对部分达到pCR的I/II期患者仅行4个周期化疗,后续不再继续化疗,也可以得到较好的中期随访结果。
 
当然还有极个别的情况,例如老年患者有较重的糖尿病、脑卒中等全身合并症,随着老龄化越来越严重,高龄ER-/HER2+乳腺癌人群也会出现,可以尝试对这类患者进行“无化疗”的双靶向治疗,也有一定的循证医学证据,不过目前这部分人群治疗后的pCR率只有约30%。新辅助治疗还是应该因人而异,根据不同患者的肿瘤分期和治疗目的,选择新辅助治疗方案,但双靶向方案仍然是不变的基石,以双靶为基础再考虑联合单药/双药化疗或内分泌治疗。
 
《肿瘤瞭望》:2021年ESMO大会上DESTINY-Breast03研究结果的公布,可能会改变HER2阳性晚期患者的治疗格局,您如何看待该项研究?
 
柳光宇教授:这项研究是令人非常振奋的,但也是预料之中的,因为T-DXd(DS-8201a)在前期公布的一些后线治疗研究数据已经非常不错,因此我们也非常期待DESTINY-Breast03研究,研究结果如期而至,既非常惊喜又不出乎意料。这是非常利好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消息,现在已经有多种治疗药物,在研新药层出不穷,治疗整体进入了ADC的时代。
 
我个人对HER2阳性乳腺癌的治疗是非常乐观的,也会告知患者不要着急,即使是分期较晚,未来可选的药物相比三阴性乳腺癌也要更多。T-DXd一定会改变HER2阳性乳腺癌,尤其是晚期乳腺癌当下的治疗格局,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也会改变早期、中期乳腺癌的治疗格局。
 
《肿瘤瞭望》:KATHERINE研究结果的披露,使T-DM1成为了新辅助治疗后仍有残存病灶的乳腺癌患者强化辅助治疗的标准治疗方案。DESTINY-Breast03研究结果的公布,会使我们对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治疗方案进行重新进行思考,请结合我国临床诊疗实际,谈谈今后在HER2阳性晚期患者治疗中我们该如何进行排兵布阵?
 
柳光宇教授:从我作为肿瘤外科医生的视角来看,对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的治疗还是要依托指南,但很多肿瘤内科医生正在开展针对晚期患者的不同临床试验,我们也会积极地把患者输送到这些研究当中,让更多的患者有机会应用到这些新药。我们要“拥抱”这些新药,积极看待未来的临床研究结果,因为如果在治疗晚期患者时能取得非常良好的研究结果,就意味着这些新药的使用有望提前到早期患者当中。
 
我们还需要继续关注的,就是新药的不良反应问题,例如在患者数量不断增多的情况下,我们从一开始对T-DM1(恩美曲妥珠单抗)治疗的副作用恐惧,到现在接受甚至习以为常的状态,相信未来的新药也会经历类似的过程,我们既要关注疗效,也要关注安全性数据,因为这些新药迟早会迈入早期乳腺癌的治疗,这些数据对致力于早期乳腺癌防治的临床工作者,同样是非常重要的。
 
专家简介
 
 
柳光宇教授
 
主任医师  教授  博士生导师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乳腺外科 行政副主任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上海市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2004年获复旦大学临床肿瘤学系博士
 
M.D.Anderson肿瘤中心访问学者
 
加拿大Manitoma大学病理科访问学者

版面编辑:张雪  责任编辑:卢宇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HER2阳性乳腺癌

分享到: 更多

相关幻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