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肿瘤瞭望>资讯>快讯>正文

2024南北汇丨胡泓教授:N0伴有限的高风险因素是否需要CDK4/6抑制剂?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4/4/2 11:28:09  浏览量:751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对于N0伴有限高风险的激素受体阳性/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HR+/HER2-)乳腺癌患者,大家都认为其复发风险较低,辅助治疗仅用内分泌治疗就足够。但随着NATALEE等研究结果的公布,可以看到,对这部分患者进行强化治疗,以减少其复发风险也很有必要。2024年南北汇上,深圳市人民医院胡泓教授带来了“HR+/HER2-乳腺癌辅助治疗:淋巴结阴性伴有限的高风险因素是否需要CDK4/6抑制剂”的讲课,本文特对讲课内容进行回顾。

编者按:对于N0伴有限高风险的激素受体阳性/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HR+/HER2-)乳腺癌患者,大家都认为其复发风险较低,辅助治疗仅用内分泌治疗就足够。但随着NATALEE等研究结果的公布,可以看到,对这部分患者进行强化治疗,以减少其复发风险也很有必要。2024年南北汇上,深圳市人民医院胡泓教授带来了“HR+/HER2-乳腺癌辅助治疗:淋巴结阴性伴有限的高风险因素是否需要CDK4/6抑制剂”的讲课,本文特对讲课内容进行回顾。
 
 
讲课伊始,胡泓教授表示,对于“HR+/HER2-乳腺癌辅助治疗:淋巴结阴性伴有限的高风险因素是否需要CDK4/6抑制剂”这一问题进行“刨根问底”,首先需要将其分解成4个小问题,并逐一进行解答:HR+/HER2-N0伴有限高危因素人群的预后如何?如果这部分人群的预后不佳,辅助CDK4/6i是否获益?如果这部分人群可以从CDK4/6i获益,代价如何?现有的循证医学证据是否支持对该亚组推荐辅助CDK4/6i?
 
01
HR+/HER2-N0伴有限高危因素人群的预后如何?
 
既往大家认为HR+/HER2-N0的患者预后较好。但EBCTCG的meta分析数据显示[1],这部分人群仍然具有长期复发转移风险,20年乳腺癌远处转移风险高达22%,20年乳腺癌相关死亡风险高达15%,且复发风险随肿瘤增大和组织学分级升高而进一步增加。因此,这部分人群的复发风险不容忽视。
 
 
TAILORx研究12年随访结果显示[2],N0患者复发评分(RS)≥26分,即使接受标准化疗和内分泌治疗,12年无浸润性疾病生存(iDFS)率仅为65.9%,12年远处转移风险高达19.1%。因此,对于预后不佳的N0伴有限高危因素患者,需要拓展除化疗和内分泌治疗之外的其他辅助治疗。
 
 
02
HR+/HER2-N0伴有限高危因素辅助CDK4/6i是否获益?
 
胡泓教授表示,对于这一问题,2023年6月份之前我的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既往的CDK4/6i辅助随机对照研究中,很少入组该亚组人群。PALLAS研究[3]虽然入组了少部分N0亚组,但研究结果为阴性。monarchE[4]虽然取得了阳性结果,但未入组任何N0的亚组人群。
 
 
2023年ASCO大会上NATALEE研究[5]数据公布之后,相关情况发生了一些改变,也让我们看到了更多希望。NATALEE研究主要探讨中高危人群HR+/HER2-乳腺癌患者400mg瑞波西利辅助治疗3年是否可以获得更好的治疗疗效。该研究纳入了更广泛的人群,同时也入组了一部分T2N0伴高危因素或者T3N0、T4N0的患者。
 
 
2023 SABCS大会进一步披露了NATALEE研究最终的iDFS数据[6],结果显示,瑞波西利+非甾体芳香酶抑制剂(NSAI)组和NSAI组3年的iDFS率分别为90.7%(95%CI:89.3%~91.8%)和87.6%(95%CI:86.1%~88.9%),瑞波西利治疗组获得了3.1%的绝对获益,期待今后其转换为总生存期(OS)和远处转移生存的获益。此外,NATALEE研究中,各亚组获益与整体意向治疗(ITT)人群保持一致,其中也包含N0亚组。N0亚组3年iDFS绝对获益可达2.6%,与淋巴结阳性患者的获益非常接近。
 
 
胡泓教授指出,3年iDFS绝对获益2.6%是难得的。SOFT研究5年随访的数据中,卵巢功能抑制(OFS)带来的获益并不显著,SOFT研究8年随访结果[7]才显示出显著的无疾病生存时间(DFS)获益。因此,虽然该研究中HR+/HER2-N0伴有限高危因素人群预后不佳,但也可以从辅助CDK4/6i获得更好的疗效,期待未来更长的随访中绝对差异得到进一步扩大。
 
03
HR+/HER2-N0伴有限高危因素辅助CDK4/6i代价如何?
 
胡泓教授指出,NATALEE研究的安全性结果显示,在瑞波西利400mg的3年辅助治疗中,患者安全性良好、耐受性较好,未发现新的安全信号,瑞波西利组患者生活质量与对照组无明显差异。可见这种获益并未付出巨大代价,患者的治疗耐受性也较好。
 
 
04
现有的循证医学证据是否支持对该亚组推荐辅助CDK4/6i?
 
NATALEE研究中N0亚组患者仅有接近600例,占ITT人群的13.7%,这样小的亚组是否足够改变临床实践?胡泓教授表示,回顾既往研究,在SOFT研究中[7],HER2+亚组也仅占ITT人群的11.6%,然而在该亚组中可以观察到OFS获益趋势与ITT人群一致。因此,对于高危的绝经前三阳性乳腺癌患者,在临床上仍然会推荐OFS。
 
 
OlympiA研究结果提示[8],高危BRCA突变的乳腺癌患者辅助奥拉帕利治疗有显著获益。在该研究中,HR+/HER2-的BRCA突变亚组仅占ITT人群的17.7%,但奥拉帕利组获益趋势与ITT人群一致,因此,在2023年的St.Gallen共识中,接近90%的专家表示会更积极地在这一人群中推荐奥拉帕利治疗。
 
 
DESTINY-Breast04是首个针对HER2低表达人群进行的Ⅲ期临床试验,证实了无论HR状态如何,T-DXd均能为HER2低表达乳腺癌患者带来具有临床意义和统计学意义的PFS和OS改善[9]。该研究中HR-亚组仅入组58例,约占ITT人群的10%,但在研究中仍然可以看到T-Dxd治疗组获益趋势与ITT人群一致。因此,T-Dxd被获批用于治疗既往在转移性疾病阶段接受过至少一种系统治疗的,或在辅助化疗期间或完成辅助化疗之后6个月内复发的,不可切除或转移性HER2低表达(IHC1+或IHC2+/ISH-)成人乳腺癌患者,其中,HER2低表达患者也包含三阴性乳腺癌(TNBC)亚组。
 
 
胡泓教授表示,尽管NATALEE研究中N0患者的入组人数并不多,但由于她们也是研究总体人群的一部分,并且从CDK4/6i的获益趋势与ITT人群一致,因此这部分人群不应被排除在辅助CDK4/6i以外。NATALEE研究数据公布之后,扩大了约30%早期HR+乳腺癌患者辅助CDK4/6i适用人群,为这部分中危患者提供了新的治疗选择。
 
 
最后,胡泓教授总结,HR+/HER2-乳腺癌辅助治疗,淋巴结阴性伴有限的高风险因素患者需要用CDK4/6i进行治疗。在未来的临床实践中,对于N0、年轻、肿瘤直径3.5cm、组织学3级、淋巴管血管侵犯(LVI)阳性,Ki-67>80%的患者,除了化疗、OFS联合AI以外,还可以为部分患者提供辅助CDK4/6i,以期获得更好的疗效。
 
 
参考文献:
 
1、Pan,Hongchao et al.“20-Year Risks of Breast-Cancer Recurrence after Stopping Endocrine Therapy at 5 Years.”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vol.377,19(2017):1836-1846.doi:10.1056/NEJMoa1701830
 
2、2022 San Antonio Breast Cancer Symposium.Abstract GS1-05
 
3、Mayer,Erica L et al.“Treatment Exposure and Discontinuation in the PALbociclib CoLlaborative Adjuvant Study of Palbociclib With Adjuvant Endocrine Therapy for Hormone Receptor-Positive/Huma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2-Negative Early Breast Cancer(PALLAS/AFT-05/ABCSG-42/BIG-14-03).”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official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 vol.40,5(2022):449-458.doi:10.1200/JCO.21.01918Loibl et al 2021,
 
4、Johnston,Stephen R D et al.“Abemaciclib Combined With Endocrine Therapy for the Adjuvant Treatment of HR+,HER2-,Node-Positive,High-Risk,Early Breast Cancer(monarchE).”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official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 vol.38,34(2020):3987-3998.doi:10.1200/JCO.20.02514
 
5、Slamon DJ,Fasching PA,Patel R,et al.NATALEE:Phase III study of ribociclib(RIBO)+endocrine therapy(ET)as adjuvant treatment in hormone receptor–positive(HR+),huma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2–negative(HER2–)early breast cancer(EBC).10.1200/JCO.2019.37.15_suppl.TPS597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37,no.15_suppl.
 
6、Dennis J.Slamon,Daniil Stroyakovskiy,Denise A.Yardley,et al.Phase III NATALEE trial of ribociclib+endocrine therapy as adjuvant treatment in patients with HR+/HER2−early breast cancer.2023 ASCO abstract LBA500.
 
7、P.A.Francis,M.D,O.Pagani,M.D.et al.Tailoring Adjuvant Endocrine Therapy for Premenopausal Breast Cancer[J].N Engl J Med.2018 July 12;379(2):122–137.doi:10.1056/NEJMoa1803164.
 
8、Tutt,Andrew N J et al.“Adjuvant Olaparib for Patients with BRCA1-or BRCA2-Mutated Breast Cancer.”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vol.384,25(2021):2394-2405.doi:10.1056/NEJMoa2105215
 
9、Shanu Modi,et al.Trastuzumab deruxtecan(T-DXd)versus treatment of physician’s choice(TPC)in patients(pts)with HER2-low unresectable and/or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mBC):Updated survival results of the randomized,phase 3 DESTINY-Breast04 study.ESMO 2023,abstract 376O
 
胡泓教授
深圳市人民医院乳腺外科科室负责人外科学博士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肿瘤整合康复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
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分会乳腺肿瘤青年学组委员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青年专家委员会委员
广东省预防医学会乳腺癌防治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广东省医学会乳腺病学分会委员会委员
北京癌症防治学会乳腺癌个体化诊疗及MDT专委会常务委员
深圳市医学会乳腺病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Clinical Breast Cancer》编委
美国西北大学纪念医院Lynn Sage乳腺中心访问学者
日本东京癌研有明病院乳腺整形外科访问学者

 

 

版面编辑:张靖璇  责任编辑:无医学编辑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乳腺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