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肿瘤瞭望>资讯>快讯>正文

2024全国乳腺癌大会丨张剑教授:从共识到指南,HER2低表达乳腺癌患者的治疗策略解读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4/4/15 17:23:20  浏览量:1102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HER2低表达已成为乳腺癌诊疗的热点话题,随着国内外专家学者对新型ADC药物靶向治疗的探索,为HER2低表达乳腺癌患者带来新的曙光。在北京召开的2024全国乳腺癌大会上,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张剑教授对新版指南中“HER2低表达晚期乳腺癌”的更新要点进行了介绍,会后《肿瘤瞭望》特邀张剑教授就相关内容进行深入解读。

编者按:HER2低表达已成为乳腺癌诊疗的热点话题,随着国内外专家学者对新型ADC药物靶向治疗的探索,为HER2低表达乳腺癌患者带来新的曙光。在北京召开的2024全国乳腺癌大会上,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张剑教授对新版指南中“HER2低表达晚期乳腺癌”的更新要点进行了介绍,会后《肿瘤瞭望》特邀张剑教授就相关内容进行深入解读。
 
01
《肿瘤瞭望》:随着新型抗体偶联药物(ADC药物)在HER2低表达乳腺癌患者治疗中取得突破,不仅改变了传统抗HER2治疗的格局,也为更多乳腺癌患者带来了靶向治疗获益的机会。请您就相关研究进展进行介绍。

张剑教授:目前大家对于HER2低表达(HER2 IHC 1+或HER2 IHC 2+/ISH-)概念的接受度越来越高。本次CSCO大会也对HER2低表达进行了单列,虽然涉及内容并不太多,但是基于新型ADC药物的出现及DESTINY-Breast04研究[1]、ASCENT研究[2]等结果的公布,使得HER2低表达这一群体受到广泛关注。既往的DESTINY-Breast04研究评估了HER2低表达患者使用新型ADC药物DS8201对照标准化疗的获益情况,结果表明新型ADC药物治疗组的PFS(10.1个月vs 5.4个月;HR 0.51,P<0.001)相较于对照组(医生选择的化疗)获得显著改善[1];而且总体患者的PFS以及HR+和全体患者OS均有显著改善[3]。此外,该研究还纳入了近60例三阴性HER2低表达患者,获益趋势同样一致,最终使得这一新型ADC药物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及我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DESTINY-Breast04是首个针对HER2低表达人群进行的Ⅲ期临床试验,确立了HER2低表达可作为乳腺癌的一种治疗分类。
 
 
但是我们仍面临着许多悬而未决的难题。首先,HER2低表达的下限在哪?我们也非常期待可能将在今年公布的DESTINY-Breast06研究结果,其探讨了HER2低表达是否能够进一步在IHC 0到IHC 1+之间进行区分。其次,HER2低表达的异质性应如何管理?当我们反复穿刺检测时,可能会存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异质性。这时新型ADC药物治疗HER2低表达患者的疗效仍需进一步探讨。总体而言,HER2低表达是一个相对动态的概念,我们也期待未来越来越多的新型ADC药物能够在这一领域有所突破。
 
02
《肿瘤瞭望》:2024版CSCO BC指南新增HER2低表达章节,作为指南编写专家组成员,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新增HER2低表达章节的考量因素有哪些?

张剑教授:其实HER2低表达的考量因素众多,但HER2低表达并不是作为独立分型。目前主要以指南和临床实践为主,HER2低表达作为治疗分型能够指导实践,已经能够得到了大家认可。在这次CSCO BC指南的编写过程中,HER2低表达章节也秉承化繁就简、“less is more”的观点,尽量在两个方面进行了陈述。
 
 
首先,对HR+/HER2低表达患者的治疗策略列出了具体表格;对于CDK4/6i经治后的患者,指南尚无I级推荐;II级推荐中的T-DXd证据级别为1A,化疗和其他内分泌治疗为2A;指南III级推荐的戈沙妥珠单抗证据级别为2A。
 
 
其次,对于激素受体阴性HER2低表达患者,应先参照三阴性乳腺癌治疗,推荐化疗或化疗联合免疫治疗,一线治疗失败后,应首选ADC治疗。随着临床研究取得的突破越来越多,我相信未来CSCO指南一定会越来越多地呈现这些新的信息。
 
03
《肿瘤瞭望》:HER2低表达乳腺癌患者约占总体乳腺癌人群的一半,既往这部分人群缺乏针对性治疗。随着相关研究的不断探索,针对HER2低表达乳腺癌患者的诊疗指南不断更新,对于HER2低表达人群的识别和临床实践来说有何重要意义?

张剑教授:识别HER2低表达的重要意义在于可对这部分患者进行相应的治疗。如果识别一个新的靶点,而无法进行针对性的治疗,那么该靶点可能仅有预测预后的作用,而无法具有改善预后生存的重要意义;而HER2低表达的识别源于新型ADC产生了良好疗效,可显著改善患者生存。识别HER2低表达时,我们希望采用最近一次的肿瘤组织标本,并通过经验丰富的专家进行检测。同时我们也非常期待分析空间异质性、时间异质性与预后的相关性,从而更好地指导后续治疗。
 
总体而言,识别HER2低表达是治疗的前提。当然我们也开展了多项工作,包括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与华西医院病理科专家进行合作,建立了识别HER2 IHC0肿瘤发生转移后转变为HER2阳性或HER2低表达的模型[4],未来也希望进行新的队列验证,从而为HER2低表达人群的识别提供重要参考。
 
参考文献
 
1.S.Modi,W.Jacot,T.Yamashita,et al.Trastuzumab Deruxtecan in Previously Treated HER2-Low Advanced Breast Cancer.N Engl J Med.2022 June 5.DOI:10.1056/NEJMoa2203690
 
2.Hurvitz S A,Bardia A,Punie K,et al.168P Sacituzumab govitecan(SG)efficacy in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mTNBC)by HER2 immunohistochemistry(IHC)status:findings from the phase III ASCENT study[J].Annals of Oncology,2022,33:S200-S201.
 
3.Modi S,Jacot W,Iwata H,et al.376O Trastuzumab deruxtecan(T-DXd)versus treatment of physician’s choice(TPC)in patients(pts)with HER2-low unresectable and/or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mBC):Updated survival results of the randomized,phase III DESTINY-Breast04 study[J].Annals of Oncology,2023,34:S334-S335.
 
4.Mingxi Lin,Ting Luo,Hui Zhang,et al.HER2-low status discordance between primary and recurrent/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in a large-scale cohort.J Clin Oncol 41,2023(suppl 16;abstr 1021).doi:10.1200/JCO.2023.41.16_suppl.1021
 
张剑教授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肿瘤内科主任医师、博导、一期临床研究病房医疗主任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福建医院临床研究中心主任/肿瘤内科常务副主任
中国老年保健协会肿瘤防治与临床研究专业委员会主委
长江学术带乳腺联盟YBCSG主委
上海市抗癌协会肿瘤药物临床研究专业委员会候任主委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常委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青委会副召集人
中国研究型医院协会乳腺专业委员会青委会副主委
国家抗肿瘤药物临床应用监测青委会副主委
上海市抗癌协会肿瘤心脏病学专业委员会副主委
CSCO肿瘤支持与康复治疗专家委员会常委
中国康复医学会肿瘤康复专业委员会常委
CSCO青年专家委员会常委
CSCO乳腺癌专家委员会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临床研究管理学专业委员会委员
上海“医苑新星”杰青人才获得者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DE首批化药临床兼职审评员
获2023十大医学先锋专家、2023“人民好医生”杰出贡献奖
Diseases&Research副主编、人卫《肿瘤综合治疗电子杂志》副主编
第一/共一/通讯SCI论文72篇(Lancet Oncol、Ann Oncol、Nat Commun、Clin Cancer Res、J Hematol Oncol等)

 

 

版面编辑:张靖璇  责任编辑:无医学编辑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乳腺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