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本,践行PRO:CDK4/6抑制剂治疗HR+HER2-晚期乳腺癌中国患者报告亮相ASCO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4/6/6 13:36:15  浏览量:1379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近年来,随着医疗模式从“以疾病为中心”转向“以患者为中心”,临床研究不仅仅关注生存指标,更开始重视患者生活质量。患者报告结局(patient-reported outcome,PRO)可以直接反映患者在疾病治疗过程中的真实感受和需求,为医生决策到医患共同决策的转型奠定基础。

近年来,随着医疗模式从“以疾病为中心”转向“以患者为中心”,临床研究不仅仅关注生存指标,更开始重视患者生活质量。患者报告结局(patient-reported outcome,PRO)可以直接反映患者在疾病治疗过程中的真实感受和需求,为医生决策到医患共同决策的转型奠定基础。
 
在近日举行的2024年ASCO大会上,乳腺癌领域披露的PRO相关研究共计17项,其中包括由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吴炅院长为Leading PI的《CDK4/6抑制剂治疗HR阳性晚期乳腺癌安全性和患者报告结局(PRO)横断面研究》(摘要号:1054)发表。这项研究是当前国内最大样本量接受CDK4/6抑制剂治疗的患者报告结局,为临床实践提供具有真实价值的参考依据。
 
摘要号:1054
 
研究背景
 
HR阳性/人类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阴性是乳腺癌最常见的分子亚型。CDK4/6抑制剂可以选择性地抑制CDK4/6激酶活性,从而抑制肿瘤细胞无限增殖,目前联合内分泌治疗广泛应用于HR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晚期一线治疗时长超过2年。
 
不同的CDK4/6抑制剂因化学结构不同,不良反应谱有所不同。患者因个体差异会有不同的感受,从而可能影响预后及治疗结局。为了进一步了解不同CDK4/6抑制剂治疗中国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的安全性和患者报告结局(PRO)。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吴炅教授牵头发起全国多中心患者使用CDK4/6抑制剂治疗的PRO研究,通过设计问卷,从医生和患者双视角,评估患者治疗过程中的药物安全性和对患者生存质量的影响。
 
研究方法
 
该研究是一项大型横断面研究,使用问卷调查形式,对中国10个研究中心HR阳性HER2阴性且接受至少1个周期的CDK4/6抑制剂治疗的晚期乳腺癌患者及其主管医师进行调研。
 
 
研究结果
 
研究纳入2023年1月30日至2023年9月15日期间中国HR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使用CDK4/6抑制剂的1254例有效患者,中位年龄55岁,其中212例(16.9%)患者接受哌柏西利治疗,483例(38.5%)患者接受阿贝西利治疗,550例(43.9%)患者接受达尔西利治疗,9例(0.7%)患者接受瑞博西利治疗。
 
治疗过程中更换过CDK4/6抑制剂或调整剂量的患者有197例(15.7%),其中因AE导致换药或剂量调整的患者102例(51.8%)。
 
医生问卷结果显示,患者最常见的不良反应分别为白细胞减少(63.3%)、中性粒细胞计数减少(58.7%)和腹泻(36.3%)。丙氨酸氨基转氨酶(ALT)和天门冬氨酸氨基转移酶(AST)升高的发生率分别为9.3%和8.4%,≥3级发生比例分别为6%和6.7%。其中达尔西利组转氨酶升高的发生率最低,AST升高发生率仅有3.5%,ALT升高发生率为4.2%,均未发生大于等于3级的AE;达尔西利组腹泻发生率为10.5%,低于其他CDK4/6抑制剂(P<0.001)。
 
 
患者问卷结果显示,达尔西利组的疲劳、脱发、潮热、失眠、关节痛、恶心、呕吐、腹泻、厌食发生率最低(P<0.05)。
 
 
根据QLQ-BR23量表收集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症状领域评分中,“脱发导致的焦虑”评分最高的(评分越高,代表生活质量越低)。功能领域评分中,阿贝西利、哌柏西利和达尔西利组间没有显著性差异。
 
研究结论
 
在本研究中,未观察到各种CDK4/6抑制剂在血液学毒性方面的新安全信号。而不同CDK4/6抑制剂的非血液学毒性不同。从医生的角度来看,达尔西利组腹泻和肝毒性发生率最低,哌柏西利组血清肌酐升高发生率最低。达尔西利表现出最佳的患者可感知安全性。关于生活质量的影响上,脱发引起的焦虑或是患者比较困扰的问题。
 

 

版面编辑:张靖璇  责任编辑:无医学编辑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乳腺癌

分享到: 更多